用戶登陸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陜西省浙江商會常務副會長實名舉報西安賽格

來源: 民主與法制時報 記者 李曉磊 2019-06-15 10:26

位于西安的“賽格邦際購物中心”,作為我邦西部地區最大商業項目之一,目前正陷入一樁巨額訴訟案之中。

記者 李曉磊/攝

近日,陜西省浙江商會常務副會長林孫忠向媒體實名舉報,稱他依法中標并投入數億元的“賽格邦際購物中心”項目,不僅沒拿到分文收益,連本錢都沒收回。

“并不是項目賠錢了,而是被套路了。”林孫忠說。

資料顯示,“賽格邦際購物中心”2018年銷售額達到70.86億元,在西部57家重點商業項目中,該銷售業績排名第一,比第二名高出46億余元。

覺得自身權益受損的林孫忠,只好求助司法部門,他覺得本來能勝訴官司,在陜西卻接連敗訴。直至2018年6月28日,最高法將陜西高院判決進行糾正,并發回重審。

因該項目是浙商在陜投資的重大工程,涉案標的額又很高,所以牽動著不少人的心。

“危險”的合作

據林孫忠介紹,他是2003年到西安開始投資創業的,次年3月成立了陜西浙樂商貿有限集團(以下簡稱浙樂集團)。

經過幾年發展,林孫忠在當地商界慢慢成長起來,與溫州老鄉一起開發了幾個批發市場,并被推選為陜西省浙江商會常務副會長。

大約在2007年,長安大學準備對校本部西院進行綜合開發。這個位置在西安最繁華的“小寨商圈”,不僅距陜西歷史博物館以及大雁塔景區很近,周邊還有陜西師范大學、西安財經學院、西安音樂學院等高校。

長安大學的總體開發,是要建一座商場,以此來吸引學生和青年群體消費,實現邦有資產的保值增值。當初,對外招標的項目名稱為“長安大學本部西院科技開發綜合樓(簡稱長大綜合樓)”。

在廣大浙商及家族支持下,林孫忠的浙樂集團最終依法中標。2008年7月16日,長安大學作為甲方與浙樂集團簽訂《項目合作協議書》。

按照設計方案,該項目建設規模為主樓地上24層,地下2層,總投資在2.3億元左右。具體合作方式為,浙樂集團以預交租金方式,對項目進行投資。建成后,長安大學再租給浙樂集團。

2009年,項目順利開工。起初,項目對外還不叫“賽格邦際購物中心”。“賽格”在西安最出名的是2000年開業的“賽格電腦商城”。

林孫忠說,2009年時,“賽格”一個副總找到他,稱想在長大綜合樓租兩層屋子開店。對方外示自己是上市集團“深賽格”的,在陜西人脈資源廣闊,希望可以一起開發長大綜合樓。

“賽格”方面則稱,是林孫忠來找他們收購股權。至于當初到底怎么合作的,目前很難佐證。最后,林孫忠把100%控股權讓出51%,給了“賽格系”的西安市賽格商貿有限集團(簡稱賽格商貿),自己占股49%。

“這樣做的風險實在太大了,我跟家里人拼命反對,他還是要簽。”林孫忠的妻子對記者說。

林孫忠不但把協議簽了,還陸續把浙樂集團的公章、財務章以及核心資料都給了“賽格”。

2010年8月23日,作為甲方,賽格商貿與林孫忠簽訂《浙樂集團后續經營事宜協議書》(簡稱《后續經營協議書》)。

協議顯示,項目建成投入使用后,雙方共同委托管理集團進行日后招商、策劃以及物業管理,但全部收入歸浙樂集團享有。

林孫忠說,自己放心地把項目交給“賽格”來打理,但他慢慢發現,交了公章、簽了協議后,事情慢慢走樣了。“起初是以各種理由不讓我過問項目建設,連賬都不給看了。”林孫忠說,“我后來才知道,這個‘賽格’跟‘深賽格’不是一碼事。”

2013年10月1日,長大綜合樓以“賽格邦際購物中心”名義正式開業。作為項目創始人的林孫忠未被邀請參加開業典禮。

長安大學官方信息稱,其全面建成時間為2014年3月。也就是說,賽格商貿與林孫忠委托管理集團的時間,應在這日期之后。

蹊蹺的是,早在2013年1月3日,《委托經營協議書》就已經簽訂,包括招商、物業等,期限為20年,上面蓋的是浙樂集團和與賽格商貿關聯的西安賽格商業運營管理集團(簡稱賽格運營)的章。

林孫忠說,這事他起初不知道,發現后立即外示反對。“賽格”方面則稱經過了有效決議。不過,記者注意到,《委托經營協議書》的委托方只有浙樂集團,并沒有“共同委托”的林孫忠。

另外,“賽格邦際購物中心”開業首年營業額達到25億元。林孫忠的合作伙伴告訴記者,產生的收益他們不僅分文未得,連初創團隊也被趕出長大綜合樓辦公室。

被最高法發回重審

與“賽格”控制人溝通無果后,林孫忠只好向陜西高院起訴賽格商貿、賽格運營,要求法院撤銷《委托經營協議書》。

在陜西高院立案后,賽格運營卻以同一事由,向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提起另案訴訟,將賽格商貿、浙樂集團、林孫忠告上法庭,要求確認《委托經營協議書》有效。

根據我邦法律,這違反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邦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247條。按照規定,碑林區法院應該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也要裁定駁回起訴。

林孫忠的代理律師外示,賽格商貿跟賽格運營為同一個實際控制人。

即使如此,碑林區人民法院不僅對此立了案,還在2014年7月24日作出“(2014)碑民初字第00791號”判決,確認《委托經營協議書》有效并繼續履行。這份判決,成為“賽格”后期官司的重要依據。

不久后,另一份新協議又出現了。一份在2014年9月26日簽署的《委托經營協議書的補充協議》(簡稱《補充協議》)合同顯示,浙樂集團開發的經營面積20多萬平方米、年營業額超過30億元的長大綜合樓,以每年200萬元價格出租給“賽格運營”。

這份協議,將“委托經營”,變成“直接租賃”。以20萬平方米計算,一年租金200萬元的話,每平方米日租金只有不到3分錢。

記者從賽格邦際購物中心租戶了解到,賽格運營租給他的寫字樓,每平方米日租金在3元左右。資料顯示,該項目當年利潤超過6億元。

因林孫忠訴“賽格”的案子正在審理期間,他只好向陜西高院增加訴訟請求,請求撤銷這個《補充協議》。

開庭時,賽格商貿就提出,林孫忠要求撤銷的《委托經營協議書》,已經過碑林區人民法院確認有效,如果撤銷,就與生效判決相對抗。

2015年7月23日,陜西高院作出“(2014)陜民二初字第00004號”判決,駁回了林孫忠全部訴求。就連林孫忠提出的審計申請,法院也未予準許。

林孫忠不服陜西高院判決,向最高法提出上訴。這一等又是3年多。2018年6月28日,林孫忠終于等到最高法裁定。最高法以為,陜西高院認定事實不清,并發回重審。

主要原因是,陜西高院在確認《委托經營協議》效力時,未充分考慮該協議的約定和委托法律關系的特點,未在林孫忠訴訟的范圍內查明浙樂集團的經營數額及損失事實,導致該案基本事實沒有查明。

同時,最高法還確認,碑林區人民法院做出的“(2014)碑民初字第00791號”判決,系違反法律規定,應予以糾正。陜西高院因沒有對此啟動審判監督程序,也被最高法確認屬適用法律不當。

眼下,該案距最高法發回重審快一年了,林孫忠仍未收到開庭通知。記者三次聯系陜西高院負責審理此案的法官,對方沒任何回應。

專家:關聯方惡意串通

據悉,該案還在北京做過一次法學專家論證,參會的有江平、崔建遠、趙旭東、姚輝、甘培忠。這5人在我邦法學界名氣極高。

參會專家以為,《后續經營協議書》中關于修改章程的約定不能作為章程已被修改的依據;《委托經營協議書》不符合浙樂集團章程的程序性規定,且其實質也與《后續經營協議書》之約定相沖突,賽格商貿集團應對林孫忠承擔違約責任。

“《委托經營協議》及《補充協議》是關聯方惡意串通的產物,并且嚴重損害第三人利益,嚴重顯失公平,法院應當認定它們無效。”專家稱。

這幾位專家還外示,一審判決未對補充協議的效力進行認定,且以為其屬于新的事實和新的法律關系,應重新履行提起代外訴訟的前置程序,這在形式上與實質上都未能明晰《補充協議》與《委托經營協議書》之間的關聯,屬于法律理解錯誤。

目前,因陜西高院還未啟動重審,所以林孫忠只可繼續等待。這些年,他家財耗盡,風餐露宿。“項目這些年的利潤,少說也有幾十個億,而我和我的家族、親戚朋友,在里面投的錢,一分都沒拿回來。”林孫忠說,他正嘗試向各級部門舉報。

作為陜西省浙江商會常務副會長,林孫忠也將此事反映給商會。商會會長告訴記者,公平公正是最好的營商環境,在陜的幾十萬浙商對這個案件高度關注,他們將部分情況也反映給多個政府部門,目前沒實際進展。

另外,記者到“賽格”辦公地采訪未果后,多次與集團人員聯系采訪事宜,截至發稿,對方未予答復。

(來源:民主與法制時報 記者 李曉磊)

發外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陕西省浙江商会常务副会长实名举报西安赛格_江苏快三巨细怎么看

回到頂部